布拉格之春

恐怖广播中的梁解

真的好好嗑啊!而立之年的成熟大老板,波澜不惊但对广播怂的一匹。
年轻俊美的跟班,一开始被大老板罩着,给老板泡咖啡扫地,喜欢大老板。
老板喜欢一个比他强很多且根本不屑理他的妹子,为妹子守身如玉,平时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身边的小跟班。
小跟班以为老板为了妹子准备坑死自己,小跟班也认了,他沉默地看着老板离去的背影。
老板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也没那么喜欢那妹子。
然后啊,怂了那么久的老板一朝雄起反抗广播。
跟班没死也没被抹杀,他重复着自己和老板在一起的生活,做两份饭菜。
老板看着自家跟班和“空气”一起生活非常生气加吃醋,忍无可忍的出了柜。
然后老板发现小跟班看得见真正的自己...
番外扯证结婚了
这什么神仙cp啊我吹爆!!
起点男频,你值得拥有

战车系列....

yoshiki!!!!!!

吐槽向童话故事·续

名为Bach的大狗要去远方一次,他只能告别Axl。
Izzy再次出现,他看起来完全不一样了,他甚至能直接从山上跳下来而不受伤。
Axl试图指责Izzy,但是Izzy用一句:“我想保护你。”把他的指责都堵回去了。
最终他乖乖地回到了Izzy旁边。
他们五个都没什么事情可做,在Steven的建议下,他们朝东边出发,去寻找湖之仙女。
这是很有趣的一路,Axl如愿穿上了各式男装,slash和Steven的金币似乎永远也用不完,巨龙都有自己的宝藏。但他们也遇到了暴雨和飓风,穿过好几个不同的国度,还险些被隐居的猎魔人追杀。
一个多月后,已经成为挚友的他们终于见到了大海。
没有湖之仙女,一望无际的大海挡住了他们。
本来可以飞过去的他们遇到了阻碍,一层无形的屏障拦住了他们。
“烧了它?”Steven跃跃欲试。
“不,这样可能会引来更大的麻烦。”slash摇摇头:“强大的水元素魔法,应该是海里的生物做的。”
东边的海洋里住着人鱼,神话故事都是这样写的。
它们的科技应该远比陆地发达,但是它们从不干涉陆地上的事情,是个老老实实的神秘种族。
没理由在这里设下屏障。
“听说没有人能到达东海的尽头,人们说这是无尽之海,最多抵达一些沿途的国家,绝不可能到达它的对岸。”Izzy走南闯北,听过很多怪谈。
这支五人小队当即决定进入深海,寻找一下神秘的人鱼。
可是Axl是普通人,他没法下去。
“你们没有什么魔法能让他在水里呼吸吗?”Izzy看着两条巨龙。
“可以呼吸,但他还是会被压扁,我们龙族大多数和水元素不和,这种情况我能让你下去已经是尽力了。”slash无奈的摊摊手。
毕竟Izzy是猎魔人,体质比普通人好太多。
Duff当然也去不了。
“你们留下吧,不要乱走。”slash用血在Duff身上画了几笔:“我回来找你。”
Izzy也在Axl身上留了追踪用的符咒。
夜晚很快来临,Axl无聊的用沙子垒着城堡。
忽然,海面上传来隐隐约约的歌声。
模糊,但是很好听。
“什么东西?”Axl很敏感的跳起来。
“海妖?”Duff也很惊慌:“听说她们会用歌声迷惑船上的人,然后把他们吃掉!”
“可是我们不在船上啊!”Axl说着赶紧捂住了耳朵。
“等等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啊!”Duff也连忙堵住耳朵。
过了一会儿,Axl发现声音消失了。
他把捂着耳朵的手放下来,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可是身边的Duff不见了。

【Erin出现倒计时】

可以把Bach丢出来啦!

此刻,Axl正试图离开这个让人烦躁的洞穴,但沿着小路走到某个地方就没有路了,身侧是陡峭的岩壁。
但这难不倒Axl,他觉得攀岩下去也是可行的。于是他穿着那条已经沾上尘土、样式复杂的长裙,披散着一头长发就往下爬,风吹起他的长发,挡住了他的视线,在离山底还有几十米的地方,他脚底一滑,悬挂在了崖壁上。
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在下面传来:“松手吧,我接着你。”
谁呢?Axl努力偏过头,可是他看不见下面。
眼看着体力渐渐耗尽,Axl认命般的闭上眼睛,手一松,朝地面坠去。
一团高速移动的东西飞扑过来接住了他,那东西毛茸茸的,Axl紧紧抓住他的毛,生怕自己被甩下去。
“安全了,唉,看你的样子,是哪家贵族千金?”那团东西继续与Axl对话,Axl腿有点软,一时半会儿还站不稳,于是那团东西把他放下了,让他坐在地上休息。
那团东西转过头,是只狗,厚厚的金色的毛,四肢着地的时候差不多两米高。
它抖了抖毛,用好奇的眼神看着Axl。
“谢谢你,不过我是男的...”
“啥?”巨型犬一脸震惊,它一定是太震惊了,以至于Axl从它毛茸茸的狗脸上看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接下来,这只大狗扬起了一阵尘土,等尘土散去,面前已经是一个年轻的长发男子,个子很高,和Duff差不多,紧身的裤子,上衣的领口很大,能看见锁骨和下面的肌肉,头上挂着厚厚的天鹅绒窗帘一般的金发。
至于脸,这无疑是张非常漂亮的脸,他整个人看起来华丽而高亢,微微翘起的嘴唇给人一种随时在索吻的感觉。
现在,这个帅气逼人的男人正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用一双澄澈的眼睛看着他,一动不动。
真的很像那种温顺的狗狗的眼神,让人不忍伤害。
“那个...你好?”Axl被盯的浑身不自在,他觉得主动带起话题。
男人露出非常开心的笑容:“你好!你真的是男的呀!”
“是啊...你是刚刚那个...”
“是哦!我是一只很了不起的狗。”男人点了点头,他头上忽然出现了一对耳朵,一动一动的,还能折下去。
“哇,可以摸摸吗?”Axl被转移了注意力,一下子忘记了高空坠落的恐惧。
男人立刻跳过来坐在他旁边,把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往Axl手边送。
摸着手感很好,Axl开心的捏了捏这对耳朵,男人忽然战栗了一下。
“怎么了?捏疼了?”Axl赶紧收回手。
“没有,就是没被人捏过...感觉好奇怪。”男人摇摇头,脸上还是开心的笑容:“我叫Sebastian Bach,你呢?”
“Axl Rose。”
“嗯,好听。”Bach忽然凑过去,在Axl脖子边嗅了嗅。
“好痒!”Axl想躲开,Bach的头发都扫到他的颈窝了。
“我在记你的味道。”Bach一脸严肃:“你很有趣,我想和你做朋友。”
“好啊!”Axl很乐意交这个新朋友。
“不过你为什么在这里?这里面住着可怕的巨龙,你还不会魔法,要不是遇见我,你就摔死了。”
“这个嘛...我对我最好的朋友发脾气了,他为了得到力量居然和龙族签订契约!”Axl说起这个还有点不满,这么危险的事,Izzy也不问问他的意见。
“那你快阻止他啊!很危险的!他可能是被龙族迷惑了。”Bach一副跟着他着急的表情。
“他不听,不管他,谁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急着变强...”Axl揪着自己的裙子角碎碎念。
“你也冷静点,虽然我也容易失控...不过像我们这样暴躁总是不好的,说不定你误会他了呢?你还是等他出来和他好好聊聊吧。”
“也是。”Axl本来也没打算真和Izzy闹翻,他可不想离开Izzy。
“对了,你不是贵族千金,那你为什么穿着裙子?”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对不起..”

贵团走肾组使我快乐

只不过一点血而已,小小年纪一个人背井离乡的Izzy早就不知道流过多少血了。
那份被密藏起来的血液悬浮在一个金色的圆形小表盘上。
Izzy的血液并没有与其融合,但是二者中有浅浅的金色细线相连。
“这说明什么?”Izzy蹙起眉头盯住那团血液。
“你确实和他们有关系,可能你祖上的某一个人,是这个团体的成员或者他们的后代。”slash又掏出那本奇怪的书:“当年最厉害的猎魔团之一,这两位是主战力,Mick Jagger和Keith Richards。”
“我好像听说过...”Steven听到另一个可怕的猎魔团后往旁边缩了缩。
“他们有什么能力吗?我也能学会的?”Izzy盯着自己的手掌陷入思考。他对复杂的家族史兴趣不大,他只关心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Steven拼命的摇头,示意slash不要把魔法教给Izzy。
“我还有很多好吃的哦。”Izzy转头对着Steven说话。
这下Steven有点犹豫了,在他的三观里,猎魔人就是真正的末日,他们冷血无情,根本不讲道理,对龙族和其他魔兽都是无差别屠杀,所有魔物和异兽都恨不得猎魔人从世界上消失。但眼前的黑发青年明显不是这样的人。
再想想人类的各色美食,巨龙决定从现在开始和猎魔人和谐相处,做异类中的典范。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你不能伤害我,我也不伤害你。”Steven忽然举起手,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拇指:“契约成立。”
“?”Izzy的脸上写满疑惑。
slash赶紧出来解释,这是龙族的契约,因为龙类数量稀少且不喜群居,大多数龙都是独来独往,连朋友都没有。而在猎魔人还十分强大的年代里,哪怕是龙族也不能独善其身,他们偶尔也会寻求其他种族的帮助。但大家都知道龙浑身是宝物,龙的巢穴更是奇珍无数,为了避免被盟友背叛甚至杀害,龙族自己研究出了这种契约方法,以鲜血为引,哪怕没有学过魔法也可以使用。一旦一方违约,他的血液就会立刻沸腾,岩浆般的热度会炙烤他,让他融化甚至升华,确保其真正死亡才停止。
“胡闹!Izzy怎么可能和你建立这种契约?”Axl赶紧把Izzy往身后挡,明明自己是最弱小的,却会下意识保护朋友,对外界的人包括对朋友都算不上温柔友善,内心倒是一片柔软。
没办法,在那样的环境下勉强长大,没有一个别扭的外壳可保护不了自己,Izzy理解这一点,所以每次Axl发脾气也由着他,不与他争论。要是早些强大起来,说不定就能带着Axl逃出来了,他的小王子也不会变成这样。玫瑰长着刺,他会扎伤摘花的人,也会扎伤园丁和夜莺,但他还是一朵骄傲美丽的花,爱他的人不会因此就把他连根挖出,然后对他弃若敝履。
Izzy绝不会这样做。
他轻轻把Axl往旁边推了推,自己站出去:“如果你真的信不过我,那就完成契约吧,我要学到那些技巧。”
“顺路提一句,这个契约某种上更偏向龙族,我们如果违约不一定会死,比如我,我天生亲近火元素,我违约还有可能活下来,人类可是十死无生。”slash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罐酒,琥珀色的酒液盛在他大大的水晶杯里,折射出迷幻的光芒。
他旁边的Duff也举着一个一样的大水晶杯,杯口还镶了金饰。一人一龙以相同的频率往嘴里灌酒。
“别理他Izzy!他们肯定是想害你,他们迫不及待地想把猎魔人杀光呢,你不能相信他们!”Axl看Izzy这个样子也是急了,他最重要的人呢,这是眼睁睁的要被害。
“要杀你们我还费这么大力气?”slash听起来有点惊讶,他觉得他已经尽全力表达善意了。
“我相信你。”Duff把胳膊搭在slash肩上。
Axl更烦躁了,他不知道这对人龙组合刚刚在干嘛,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那就是狼狈为奸。
“嗯,其实就算违约了,只要我不发动我的血脉之力,你就不会有事。”Steven伸出手:“不是我不信任你,但是人类真的太可怕了,何况你还是猎魔人。”
“对猎魔人血统有效?”Izzy把手伸过去。
“有,不过如果你的远古血脉觉醒,效果会变差。”Steven的手忽然变形,手指变长、指甲变得尖利、整个手看起来大了一圈。然后他用长长的指甲划开Izzy的手掌,把自己的拇指贴上去。
Axl看着这一幕,然后拿脚猛踢了一下身边的桌子,接着头也不回的往外跑去。
“他怎么了?”Steven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
Duff表示他也不理解。
Izzy告诉大家,只是因为他不听劝告把自己置于险境,这导致Axl生气了。
“你和他在一起好几年了,一定很幸苦吧。”Steven同情的看来Izzy一眼,把手收回来,Izzy手掌上的伤口已经不见了,Steven的血和他的血也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像是被皮肤重新吸收了一样。
“很神奇。”Izzy端详着自己的手掌:“我从小就有很强的自愈能力,看来也和血统有关。接着,他看着slash:“我也要和你成立契约吗?”
“不用了,现在问题是,猎魔人的传承很奇怪,并不是写在任何东西上的,我发现这团血液时无意中接触了你们的传承,在一个黑色的匣子里,一打开就有一道金光击中我,然后我脑子里就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符文和攻击模式,当然我没法学,你们并不靠咒语和自然之力,你们的血液里有某种奇妙的力量,你现在只是需要打破‘限制’,然后我再把战斗时那种调动力量的感觉教给你。”slash一口气解释了一大堆。
“怎么做?”Izzy本来打算好好学习的,没想到根本没有东西可以给他学。
“当然是直接传递记忆,你怎么这么愚蠢啊。”Steven好奇地对Izzy眨眨眼睛。
然而Izzy并不知道直接传递记忆是什么样的。
知道对人类解释这些没有什么意义,slash选择直接行动,他走近Izzy:“你相信我吗?”
Izzy郑重的点点头。
“过程对于人类可能有点奇怪,你忍着点。”slash说完后,仰起头,把自己人形状态下丰润的嘴唇印在Izzy唇上。
“哗啦”一声,是Duff把水晶杯摔在了地上,他的手还维持着举杯子的状态。
slash一只手撩开自己乱蓬蓬的黑发,用略带责备的眼神看了Duff一眼,看来他挺喜欢那一对杯子的。
然后slash撬开Izzy的嘴唇,他略微偏过头,错开Izzy高挺的鼻子,接着伸出舌头,先是轻轻碰了Izzy的舌尖一下,确认Izzy没有抵抗后,他加深这个吻,用自己的舌缠绕Izzy的。一开始完全愣住的Izzy开始下意识的回应,他们发出黏腻的水声,喉结随着吞咽动作移动。
大量的记忆涌入Izzy的脑海。
“这是什么意思?”Duff感觉他不能控制好自己的面部表情。
“记忆传递,很省事的,能直接把调动体内力量的那种感觉传递过去,一般学习魔法和战斗技能时遇到困难就会用这种方法灌输知识,效率很高,不是所有人都会有的哦。”Steven看着slash一脸自豪,仿佛在说:我朋友厉害吧!
现在Duff觉得自己也应该试着学习一下魔法了。

把KISS拉出来一下

Axl对这群龙和其他异类充满了好奇,他本来想逮着slash问几个问题的,不过在偷瞄了一眼洞穴内的画面后,他选择拉着Izzy在外面和另一头龙聊天。
某只金发碧眼的龙瑟缩在崖壁边上。
“喂,你靠过来一点啦!”Axl尽量压低声音,尽管很反感两个男性做那样的事情,但是他可不想打扰别人。
巨龙睁大他水汪汪的眼睛,看起来像是被狼群包围的孩子。
“你放心吧,我并不知道任何猎魔人的东西,不会伤害你的。”Izzy露出温和的笑容,巨龙将信将疑的点点头,缓慢的蹭到Axl和Izzy身边。
看他一直小心翼翼的,Izzy从自己的行李里掏出一盒糖果。
“软糖,其他王国作为随行的礼物送来的,临出发前王后塞给我的。”Izzy掀开盒子的盖子。
巨龙以人类难以企及的速度跳到了他面前。
“真的可以吃吗?你没下什么咒语吧!”虽然这样说着,Steven的手已经抓上了软糖。
意外的单纯。
Izzy看着一脸亢奋的steven,忍不住揉了揉那头金发。
一旁的Axl瞪大了眼睛。
“好吃!你们人类的美食可太了不起了!”Steven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这倒是。”Izzy点点头。这时,洞穴里传来slash的惊呼。
看来是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
但是又不能突兀的闯进去,Axl叹了口气,小王子对外面的世界可是非常好奇的。
十分容易讨好的巨龙用崇拜的目光注视着Izzy:“你可太酷了,还有貌美的公主和你私奔,要不以后我跟着你们混吧!”
“你解释一下他很酷以及公主跟着他私奔这两件事?”Axl用一种饶有兴致的态度来问话。
“他是弑神者的后代,而且看起来很深沉,他还能拐跑真正的公主,关键是,他有那么好吃的糖!”Steven搭着Izzy的肩:“我要和他做朋友。”
“你再说一次我是公主,我就把你打死。”Axl忽然很生气的样子。
但是Steven知道自己的力量比眼前的人类强大很多,他可不会因为对方是人类就让着他,但是碍于这个黑发猎魔人...
这时候,那两个人总算钻了出来,虽然龙的洞穴内部无比庞大,但入口并不大,主要是为了掩人耳目。
slash告诉了他们湖之仙女的事情。
当然,不止有仙女为人类赐下祝福,很多从性征上看是男性的神明也会为人类赐下祝福。
“你说这会是你们家族的人吗?”Axl看着水晶般书页上的Paul,戳了戳Izzy。
Izzy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
“你要是能把你的血借我一点...我能试着推断一下,我这里有一份远古弑神者的血液。”犹豫了一下,slash还是说出了这句话。毕竟远古弑神者的血液可是非常珍贵的藏品,但也不是所有弑神者都这样,比如名为“KISS”的巫师团体,他们甚至把血液装在水晶瓶子里卖出去,当然,他们在自己的国家有许多狂热追随者,血液绝不愁卖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