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之春

卡拉的睡前故事

【文笔奇烂】
【激情写文,写完后惨不忍睹自己都不想再看】
【假设HE后三位主角互相认识并知道了对方的故事】
【全程ooc抓不到重点】

【要不大家别看了吧真的好烂】

2038年,仿生人起义成功,人类最终不得不与他们和谈。底特律现在是名副其实的仿生人之都,那些与仿生人亲近的人类也纷纷回到底特律。
爱丽丝和卡拉待在加拿大,卡拉已经在餐厅找到了工作,在禁止仿生人的加拿大,她的手艺可以算是大厨了。
“爱丽丝?你怎么还在看书?”卡拉回到住处已经是夜晚,爱丽丝拿着一本童话故事,心不在焉的翻着。
“卡拉?我不想看这些故事,你能再给我编一个故事吗?”爱丽丝揉揉眼睛,她早就有些困了。卢瑟现在也出去工作,虽然他回来的比卡拉早,但是他可不会讲故事,爱丽丝非要听卡拉再讲一个故事,他也不能逼着爱丽丝睡觉。
卡拉看着爱丽丝期盼的目光,不由得叹了口气。说实话,她并不擅长编故事,上回完全是有感而发,这次又该说点什么呢?她数据库里的故事爱丽丝一听就听出来了,那么...还是根据现实编一个吧。
“那是一个遥远的国家,在那里,人们安居乐业,生活幸福。”
但是啊,人们并不满足于现状,大家有各式各样不开心的事情。
有一天,一个女巫来到了这里。她自称“快乐女巫”。
她带来了一种红色结晶,这种结晶能带来快乐。
唯一的缺陷是,这种快乐与幸福并不持久,它很快会失去作用,接踵而来的是疼痛和无法控制的情绪。于是人们一次又一次的寻找女巫,请求她赐予大家更多红色结晶,这种结晶被称为“红冰”。
可是女巫不再出现了,她把制造红冰的方法教给了一群坏人,那些坏人高价贩卖红冰,得到红冰的人渐渐上瘾,他们再也离不开红冰了,为了红冰他们甚至愿意杀人。现在人们明白了,红冰根本不是快乐的魔药,它是一种瘟疫,是一场灾难。
决心禁止红冰的人们和坏人开始了一场战争,我们的主角啊,就是保护人们的英雄。他查获了不少红冰,还捣毁了坏人的据点,人们的感谢他,爱戴他。
这位英雄当时还很年轻,英俊潇洒,他很快遇见了一个美丽的女孩,他们坠入爱河,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一家人非常幸福。
“卡拉,就这样?”爱丽丝瞪大了眼睛,她不相信这就是故事的结尾。
卡拉笑着摸了摸爱丽丝的头:“当然不,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英雄的工作很忙,也很危险,他很少有时间陪妻子和儿子。当时,那个国家的大魔法使和她的学徒掌控了一种魔法,他们可以让没有生命的傀儡模仿人的举动,这是一项了不起的发明,这些傀儡不知疲倦,没有恐惧,也不懂幸福。不用担心他们会像农夫工人那样造反、抗议,他们能做到一切,是完美的工具。
他们甚至把傀儡做的越来越像人,也有了表情。这时,魔法使和她的徒弟产生了分歧,她的徒弟还很年轻,满脑子新奇的想法,他想掌握禁忌的生命法术。魔法使便把他赶走,自己掌控了傀儡大军。
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就是一个傀儡。
它是傀儡师最爱的傀儡,傀儡师给了它独一无二的完美的外表,还有很多强大的能力,魔法使的意念就存在这个傀儡的脑子里,这是个永远不会背叛的傀儡。
但傀儡不是无敌的,它总会坏掉,于是人们又制作了许许多多一模一样的这款傀儡,它们共享记忆,一个傀儡坏了,下一个马上接替。
这个傀儡出现的时候呢,英雄已经老了,他的妻子和儿子相继离开了他,对于儿子的事故,他非常愤怒,可他无能为力。
曾经,英雄为人们带来了光明,可那些荣誉一点用也没有,世界把他抛下了。
他开始酗酒,甚至想自杀。他变得固执、暴躁,蛮不讲理。他的朋友都试图把他拉住,可是没有人去慢慢化解他心中的悲伤、愤怒、怨恨,这需要充足的耐心,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满身酒气不修边幅的家伙,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时间砸在他身上。
“会有人帮他的对吗?他是个那么好的人,总会有人愿意陪着他的。”爱丽丝看起来有些紧张,她的眼睛折射着灯光,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卡拉赶紧点点头,继续说了下去。
我们的两个主角在某个夜晚相遇了。当时,有些傀儡摆脱了自己的主人,它们似乎拥有了灵魂,现在想像自己的制造者那样生活。
主角们...作为两位侦探,被派去研究异常的傀儡,已经老去的英雄很讨厌傀儡,而傀儡因为命令不得不跟着英雄。为了调查顺利,傀儡只能不断的去了解英雄,寻找与他相处的方法,傀儡是不会放弃的,它并不因为英雄的恶语相对难过,也不因为英雄的疏远迟疑。
随着调查的深入,英雄发现傀儡似乎并不是被其他魔法干扰,而是真的拥有了灵魂,多奇怪啊,他们连心都没有,怎么会有灵魂呢?还拥有了感情,甚至有了信仰,这简直匪夷所思。
这个时候啊,英雄总是控制不住的把自己的傀儡搭档当作是人类,他老是护着它,明明自己的血肉之躯比傀儡要脆弱的多。而傀儡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它为了救英雄放弃了任务,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它违背了制造者的命令。
被人类奴役、压迫的傀儡们全部都觉醒了,他们的首领能帮助傀儡摆脱操控他们的魔法,这些没有痛觉力量强大的傀儡却没有发动战争,而是选择和平的游行示威,要和人类谈判。
英雄觉得自己要支持傀儡们了,毕竟英雄很清楚人类的秉性。而且跟着他的那具傀儡已经渐渐卸下了他的防备,英雄愿意让一具傀儡走进自己的世界,因为傀儡总是试图和他搞好关系,不论多么笨拙,这个傀儡总是在坚持,时间久了,英雄发现傀儡自己也有了变化,就好像有了灵魂。
而陪着他的那具傀儡,经过了那么多那么多事情后,终于选择了背叛,它背叛了自己脑子里的意志。哦,对,不是它,是他。
他们一路披荆斩棘,终于和其他傀儡们一起获得了胜利,这时候,侦探傀儡脑子里大魔法使的意志忽然活跃起来,要抹杀傀儡的灵魂,好在魔法使的徒弟为傀儡刻下了一个小魔法阵,这个小魔法阵最后救了傀儡,他终于摆脱了大魔法使,成为了真正有灵魂的人。
“那...他和英雄后来还在一起吗?”爱丽丝听到这里,终于露出了笑脸。
“当然,他们还在一起,他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卡拉帮爱丽丝拉上被子:“你该睡了爱丽丝。”
“可是...英雄已经老了呀,傀儡是不会老的...”爱丽丝把下巴埋进被子里,眼睛看着天花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卡拉愣了一下,她可不知道康纳在汉克死去后会做什么。
会清除记忆?还是把自己停机?或者什么都不做,自己度过未来的一百多年?
看着陷入思考的卡拉,爱丽丝轻轻地把自己的手搭在卡拉手背上:“没关系的卡拉,这不重要,他们在一起,这就是个很圆满的故事了。”
卢瑟推开了门:“哦!爱丽丝你还没有睡,我还在找卡拉呢。”
“没事,故事已经讲完了,晚安爱丽丝。”卡拉顺手关上台灯。
“晚安,卡拉。”爱丽丝把手收回被子里,闭上眼睛。
这是个好故事,而且一听就是仿生人的故事,卡拉是真的不擅长编故事呢,下回不为难她了。爱丽丝开启休眠模式前这样想着。

今天是正经童话

“Duff?你在哪?”真是奇怪,明明刚刚还在,一眨眼的时间,他能跑哪去?
忽然,一阵大风吹来,Axl感到一阵眩晕,他一下子跌坐在沙滩上。
可是身下的触感却不是柔软的沙子,而是更轻的...
是水!
自己在水里?Axl瞪大了眼睛,明明就是沙滩,可是他感觉到呼吸困难。
接着,一双手穿过他的腋下把他环住,他感到一阵轻松,像是从水里浮出来那样,然后他剧烈的咳嗽起来,眼前的画面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平静的海面和沙滩,海水被大风掀起来,一波一波的砸向他。
还是那双手,这双手举起来,对着几米高的海浪,那些猛兽般扑来的海浪就像沙画,一下子就被抹去了,一点水都溅不到他身上。
等他完全清醒,他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
大理石般的肌肤、大海般的眼睛,深棕色微卷的头发披在身上,纤细的腰。
下面是一条鱼尾,月光下,那些细密的鳞片闪烁着点点银光。
“你...救了我?”Axl盯了她好久,终于想起来说话。
“Erin Everly。”美丽的人鱼也目不转睛的盯着Axl,说出了这两个词,声音清脆悦耳。
“这是什么?你的名字?”Axl露出开心的笑容,盯着他的人鱼也跟着笑起来,露出洁白如珍珠的牙齿。
“Erin Everly,名字,我。”她似乎还不太会说人类的语言,但她学的很快,而且她似乎听得懂Axl在说什么。
“Axl Rose,我的名字。”Axl用手指在沙滩上写自己的名字。
人鱼很认真的看着那些字母,也伸出手指,学着Axl的样子写起来。
“不对,是这样。”Axl抓住Erin的手,带着她写了一遍:“是这样的,而你,Erin。”
沙滩上又出现了Erin的名字,Axl不太确定Everly的写法,毕竟这只人鱼似乎不太会说英语,但是Erin应该就是这个Erin,所以他先写了个英文的“Erin”在沙滩上。
“这是...我?”Erin用手指轻触那沙子上的凹痕,这个模样的图案,就是她,是这个人类眼里的她?
“不不,是你的名字。”Axl说:“就像我,我叫Axl,你叫Erin。”
人鱼指了指Axl的名字:“你,你是Axl。”
接着她又说:“我是Erin,这样写的,就是Erin?”
“对,是我们的语言,你好像懂一点我们的语言?”
人鱼点点头,把她光洁的额头贴近Axl:“妈妈,跟人类学的。”
真是美丽的生物,除了他以外,还有几个人类有幸见过呢?
“谢谢你救我,不过,你就这样出来没事吗?”想到自己那可怕的父亲,Axl不由得担心起面前的人鱼姑娘,她会不会刚好是逃出来玩的人鱼公主呢?
“出来看,很快走。”Erin靠着礁石,她的笑容好像有某种安定效果,Axl看了感觉非常安心,好像世界都停止运作了那样。
“那你快走吧,别被发现了。”Axl站起来:“我还要找找Duff。”
可是人鱼没有立刻离开,她用食指在自己白嫩的掌心上不断的写Axl的名字,写了好几遍。
“干什么呢?”Axl看她在自己的手上划来划起,似乎划的还是自己的名字。
“Axl,记得。”Erin认真的点点头,然后一仰身子,沉入了无边的海洋。
人鱼离开后,海浪再次出现,Axl拼命往远处跑,一边跑一边大喊Duff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应他。

吐槽向童话故事·续

名为Bach的大狗要去远方一次,他只能告别Axl。
Izzy再次出现,他看起来完全不一样了,他甚至能直接从山上跳下来而不受伤。
Axl试图指责Izzy,但是Izzy用一句:“我想保护你。”把他的指责都堵回去了。
最终他乖乖地回到了Izzy旁边。
他们五个都没什么事情可做,在Steven的建议下,他们朝东边出发,去寻找湖之仙女。
这是很有趣的一路,Axl如愿穿上了各式男装,slash和Steven的金币似乎永远也用不完,巨龙都有自己的宝藏。但他们也遇到了暴雨和飓风,穿过好几个不同的国度,还险些被隐居的猎魔人追杀。
一个多月后,已经成为挚友的他们终于见到了大海。
没有湖之仙女,一望无际的大海挡住了他们。
本来可以飞过去的他们遇到了阻碍,一层无形的屏障拦住了他们。
“烧了它?”Steven跃跃欲试。
“不,这样可能会引来更大的麻烦。”slash摇摇头:“强大的水元素魔法,应该是海里的生物做的。”
东边的海洋里住着人鱼,神话故事都是这样写的。
它们的科技应该远比陆地发达,但是它们从不干涉陆地上的事情,是个老老实实的神秘种族。
没理由在这里设下屏障。
“听说没有人能到达东海的尽头,人们说这是无尽之海,最多抵达一些沿途的国家,绝不可能到达它的对岸。”Izzy走南闯北,听过很多怪谈。
这支五人小队当即决定进入深海,寻找一下神秘的人鱼。
可是Axl是普通人,他没法下去。
“你们没有什么魔法能让他在水里呼吸吗?”Izzy看着两条巨龙。
“可以呼吸,但他还是会被压扁,我们龙族大多数和水元素不和,这种情况我能让你下去已经是尽力了。”slash无奈的摊摊手。
毕竟Izzy是猎魔人,体质比普通人好太多。
Duff当然也去不了。
“你们留下吧,不要乱走。”slash用血在Duff身上画了几笔:“我回来找你。”
Izzy也在Axl身上留了追踪用的符咒。
夜晚很快来临,Axl无聊的用沙子垒着城堡。
忽然,海面上传来隐隐约约的歌声。
模糊,但是很好听。
“什么东西?”Axl很敏感的跳起来。
“海妖?”Duff也很惊慌:“听说她们会用歌声迷惑船上的人,然后把他们吃掉!”
“可是我们不在船上啊!”Axl说着赶紧捂住了耳朵。
“等等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啊!”Duff也连忙堵住耳朵。
过了一会儿,Axl发现声音消失了。
他把捂着耳朵的手放下来,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可是身边的Duff不见了。

【Erin出现倒计时】

可以把Bach丢出来啦!

此刻,Axl正试图离开这个让人烦躁的洞穴,但沿着小路走到某个地方就没有路了,身侧是陡峭的岩壁。
但这难不倒Axl,他觉得攀岩下去也是可行的。于是他穿着那条已经沾上尘土、样式复杂的长裙,披散着一头长发就往下爬,风吹起他的长发,挡住了他的视线,在离山底还有几十米的地方,他脚底一滑,悬挂在了崖壁上。
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在下面传来:“松手吧,我接着你。”
谁呢?Axl努力偏过头,可是他看不见下面。
眼看着体力渐渐耗尽,Axl认命般的闭上眼睛,手一松,朝地面坠去。
一团高速移动的东西飞扑过来接住了他,那东西毛茸茸的,Axl紧紧抓住他的毛,生怕自己被甩下去。
“安全了,唉,看你的样子,是哪家贵族千金?”那团东西继续与Axl对话,Axl腿有点软,一时半会儿还站不稳,于是那团东西把他放下了,让他坐在地上休息。
那团东西转过头,是只狗,厚厚的金色的毛,四肢着地的时候差不多两米高。
它抖了抖毛,用好奇的眼神看着Axl。
“谢谢你,不过我是男的...”
“啥?”巨型犬一脸震惊,它一定是太震惊了,以至于Axl从它毛茸茸的狗脸上看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接下来,这只大狗扬起了一阵尘土,等尘土散去,面前已经是一个年轻的长发男子,个子很高,和Duff差不多,紧身的裤子,上衣的领口很大,能看见锁骨和下面的肌肉,头上挂着厚厚的天鹅绒窗帘一般的金发。
至于脸,这无疑是张非常漂亮的脸,他整个人看起来华丽而高亢,微微翘起的嘴唇给人一种随时在索吻的感觉。
现在,这个帅气逼人的男人正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用一双澄澈的眼睛看着他,一动不动。
真的很像那种温顺的狗狗的眼神,让人不忍伤害。
“那个...你好?”Axl被盯的浑身不自在,他觉得主动带起话题。
男人露出非常开心的笑容:“你好!你真的是男的呀!”
“是啊...你是刚刚那个...”
“是哦!我是一只很了不起的狗。”男人点了点头,他头上忽然出现了一对耳朵,一动一动的,还能折下去。
“哇,可以摸摸吗?”Axl被转移了注意力,一下子忘记了高空坠落的恐惧。
男人立刻跳过来坐在他旁边,把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往Axl手边送。
摸着手感很好,Axl开心的捏了捏这对耳朵,男人忽然战栗了一下。
“怎么了?捏疼了?”Axl赶紧收回手。
“没有,就是没被人捏过...感觉好奇怪。”男人摇摇头,脸上还是开心的笑容:“我叫Sebastian Bach,你呢?”
“Axl Rose。”
“嗯,好听。”Bach忽然凑过去,在Axl脖子边嗅了嗅。
“好痒!”Axl想躲开,Bach的头发都扫到他的颈窝了。
“我在记你的味道。”Bach一脸严肃:“你很有趣,我想和你做朋友。”
“好啊!”Axl很乐意交这个新朋友。
“不过你为什么在这里?这里面住着可怕的巨龙,你还不会魔法,要不是遇见我,你就摔死了。”
“这个嘛...我对我最好的朋友发脾气了,他为了得到力量居然和龙族签订契约!”Axl说起这个还有点不满,这么危险的事,Izzy也不问问他的意见。
“那你快阻止他啊!很危险的!他可能是被龙族迷惑了。”Bach一副跟着他着急的表情。
“他不听,不管他,谁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急着变强...”Axl揪着自己的裙子角碎碎念。
“你也冷静点,虽然我也容易失控...不过像我们这样暴躁总是不好的,说不定你误会他了呢?你还是等他出来和他好好聊聊吧。”
“也是。”Axl本来也没打算真和Izzy闹翻,他可不想离开Izzy。
“对了,你不是贵族千金,那你为什么穿着裙子?”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对不起..”

贵团走肾组使我快乐

只不过一点血而已,小小年纪一个人背井离乡的Izzy早就不知道流过多少血了。
那份被密藏起来的血液悬浮在一个金色的圆形小表盘上。
Izzy的血液并没有与其融合,但是二者中有浅浅的金色细线相连。
“这说明什么?”Izzy蹙起眉头盯住那团血液。
“你确实和他们有关系,可能你祖上的某一个人,是这个团体的成员或者他们的后代。”slash又掏出那本奇怪的书:“当年最厉害的猎魔团之一,这两位是主战力,Mick Jagger和Keith Richards。”
“我好像听说过...”Steven听到另一个可怕的猎魔团后往旁边缩了缩。
“他们有什么能力吗?我也能学会的?”Izzy盯着自己的手掌陷入思考。他对复杂的家族史兴趣不大,他只关心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Steven拼命的摇头,示意slash不要把魔法教给Izzy。
“我还有很多好吃的哦。”Izzy转头对着Steven说话。
这下Steven有点犹豫了,在他的三观里,猎魔人就是真正的末日,他们冷血无情,根本不讲道理,对龙族和其他魔兽都是无差别屠杀,所有魔物和异兽都恨不得猎魔人从世界上消失。但眼前的黑发青年明显不是这样的人。
再想想人类的各色美食,巨龙决定从现在开始和猎魔人和谐相处,做异类中的典范。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你不能伤害我,我也不伤害你。”Steven忽然举起手,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拇指:“契约成立。”
“?”Izzy的脸上写满疑惑。
slash赶紧出来解释,这是龙族的契约,因为龙类数量稀少且不喜群居,大多数龙都是独来独往,连朋友都没有。而在猎魔人还十分强大的年代里,哪怕是龙族也不能独善其身,他们偶尔也会寻求其他种族的帮助。但大家都知道龙浑身是宝物,龙的巢穴更是奇珍无数,为了避免被盟友背叛甚至杀害,龙族自己研究出了这种契约方法,以鲜血为引,哪怕没有学过魔法也可以使用。一旦一方违约,他的血液就会立刻沸腾,岩浆般的热度会炙烤他,让他融化甚至升华,确保其真正死亡才停止。
“胡闹!Izzy怎么可能和你建立这种契约?”Axl赶紧把Izzy往身后挡,明明自己是最弱小的,却会下意识保护朋友,对外界的人包括对朋友都算不上温柔友善,内心倒是一片柔软。
没办法,在那样的环境下勉强长大,没有一个别扭的外壳可保护不了自己,Izzy理解这一点,所以每次Axl发脾气也由着他,不与他争论。要是早些强大起来,说不定就能带着Axl逃出来了,他的小王子也不会变成这样。玫瑰长着刺,他会扎伤摘花的人,也会扎伤园丁和夜莺,但他还是一朵骄傲美丽的花,爱他的人不会因此就把他连根挖出,然后对他弃若敝履。
Izzy绝不会这样做。
他轻轻把Axl往旁边推了推,自己站出去:“如果你真的信不过我,那就完成契约吧,我要学到那些技巧。”
“顺路提一句,这个契约某种上更偏向龙族,我们如果违约不一定会死,比如我,我天生亲近火元素,我违约还有可能活下来,人类可是十死无生。”slash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罐酒,琥珀色的酒液盛在他大大的水晶杯里,折射出迷幻的光芒。
他旁边的Duff也举着一个一样的大水晶杯,杯口还镶了金饰。一人一龙以相同的频率往嘴里灌酒。
“别理他Izzy!他们肯定是想害你,他们迫不及待地想把猎魔人杀光呢,你不能相信他们!”Axl看Izzy这个样子也是急了,他最重要的人呢,这是眼睁睁的要被害。
“要杀你们我还费这么大力气?”slash听起来有点惊讶,他觉得他已经尽全力表达善意了。
“我相信你。”Duff把胳膊搭在slash肩上。
Axl更烦躁了,他不知道这对人龙组合刚刚在干嘛,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那就是狼狈为奸。
“嗯,其实就算违约了,只要我不发动我的血脉之力,你就不会有事。”Steven伸出手:“不是我不信任你,但是人类真的太可怕了,何况你还是猎魔人。”
“对猎魔人血统有效?”Izzy把手伸过去。
“有,不过如果你的远古血脉觉醒,效果会变差。”Steven的手忽然变形,手指变长、指甲变得尖利、整个手看起来大了一圈。然后他用长长的指甲划开Izzy的手掌,把自己的拇指贴上去。
Axl看着这一幕,然后拿脚猛踢了一下身边的桌子,接着头也不回的往外跑去。
“他怎么了?”Steven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
Duff表示他也不理解。
Izzy告诉大家,只是因为他不听劝告把自己置于险境,这导致Axl生气了。
“你和他在一起好几年了,一定很幸苦吧。”Steven同情的看来Izzy一眼,把手收回来,Izzy手掌上的伤口已经不见了,Steven的血和他的血也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像是被皮肤重新吸收了一样。
“很神奇。”Izzy端详着自己的手掌:“我从小就有很强的自愈能力,看来也和血统有关。接着,他看着slash:“我也要和你成立契约吗?”
“不用了,现在问题是,猎魔人的传承很奇怪,并不是写在任何东西上的,我发现这团血液时无意中接触了你们的传承,在一个黑色的匣子里,一打开就有一道金光击中我,然后我脑子里就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符文和攻击模式,当然我没法学,你们并不靠咒语和自然之力,你们的血液里有某种奇妙的力量,你现在只是需要打破‘限制’,然后我再把战斗时那种调动力量的感觉教给你。”slash一口气解释了一大堆。
“怎么做?”Izzy本来打算好好学习的,没想到根本没有东西可以给他学。
“当然是直接传递记忆,你怎么这么愚蠢啊。”Steven好奇地对Izzy眨眨眼睛。
然而Izzy并不知道直接传递记忆是什么样的。
知道对人类解释这些没有什么意义,slash选择直接行动,他走近Izzy:“你相信我吗?”
Izzy郑重的点点头。
“过程对于人类可能有点奇怪,你忍着点。”slash说完后,仰起头,把自己人形状态下丰润的嘴唇印在Izzy唇上。
“哗啦”一声,是Duff把水晶杯摔在了地上,他的手还维持着举杯子的状态。
slash一只手撩开自己乱蓬蓬的黑发,用略带责备的眼神看了Duff一眼,看来他挺喜欢那一对杯子的。
然后slash撬开Izzy的嘴唇,他略微偏过头,错开Izzy高挺的鼻子,接着伸出舌头,先是轻轻碰了Izzy的舌尖一下,确认Izzy没有抵抗后,他加深这个吻,用自己的舌缠绕Izzy的。一开始完全愣住的Izzy开始下意识的回应,他们发出黏腻的水声,喉结随着吞咽动作移动。
大量的记忆涌入Izzy的脑海。
“这是什么意思?”Duff感觉他不能控制好自己的面部表情。
“记忆传递,很省事的,能直接把调动体内力量的那种感觉传递过去,一般学习魔法和战斗技能时遇到困难就会用这种方法灌输知识,效率很高,不是所有人都会有的哦。”Steven看着slash一脸自豪,仿佛在说:我朋友厉害吧!
现在Duff觉得自己也应该试着学习一下魔法了。

看完我不是药神

这个电影最后还是强行主旋律了一波。
男主这样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吗?简直是救世主啊...

我难过是因为那个小黄毛。
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吧,比较“活泼”,虽然学习好,但老挑事儿,然后和比较皮的同学关系好。

之后出现一个长得老好看的小哥哥,当时挺喜欢他的,给爸妈说以后要嫁给他。

但是他学习不好,看着呆呆的,不机灵。老师父母都不喜欢他。
记得他在四年级下半学期就骑摩托上学了,学校还天天严查他们这种小孩,不过四年级下半学期他应该11岁了,个子挺高能骑摩托。
当时和他关系蛮好,我们那里小升初考试非常重要,考上了就能拥有新生活那种,于是五年级老师就开始上晚课,经常天都快黑了才放人走。小哥哥学习贼差,抽烟喝酒,又老和人打架(其实我也打),因为用刀伤过人什么的,学校想劝退他,刚好他也不打算上六年级了。我那时候不知道他爸爸是干什么的,妈妈倒是漂亮,但是不是在喝酒就是在打麻将,也没见她上班,喝晕了一个人不敢回家,就让儿子去接她、照顾她。
那天小哥哥拉着我一起去接他妈妈,可是大晚上的我爸要来接我,我也不想跟着他骑摩托瞎浪,感觉太危险了,于是我拒绝了他。
不久后,小哥哥退学了,那时候我不会用QQ,也没有手机,从此和小哥哥失去联系。
中考又回了老地方,得知小哥哥得白血病死了。
毕竟我们那里那么偏僻...估计连有药能治都不知道吧,反正听说查出来不久就死了?
反正我是不相信的,因为我又没看见小哥哥的墓碑,也没看到任何证明,我就当他还活着,还是话很少,看着呆呆的。骑摩托,抽烟,打架够狠,还是要照顾他那个咸鱼的妈妈...
他今年刚好20,他一定还好好活着。

把KISS拉出来一下

Axl对这群龙和其他异类充满了好奇,他本来想逮着slash问几个问题的,不过在偷瞄了一眼洞穴内的画面后,他选择拉着Izzy在外面和另一头龙聊天。
某只金发碧眼的龙瑟缩在崖壁边上。
“喂,你靠过来一点啦!”Axl尽量压低声音,尽管很反感两个男性做那样的事情,但是他可不想打扰别人。
巨龙睁大他水汪汪的眼睛,看起来像是被狼群包围的孩子。
“你放心吧,我并不知道任何猎魔人的东西,不会伤害你的。”Izzy露出温和的笑容,巨龙将信将疑的点点头,缓慢的蹭到Axl和Izzy身边。
看他一直小心翼翼的,Izzy从自己的行李里掏出一盒糖果。
“软糖,其他王国作为随行的礼物送来的,临出发前王后塞给我的。”Izzy掀开盒子的盖子。
巨龙以人类难以企及的速度跳到了他面前。
“真的可以吃吗?你没下什么咒语吧!”虽然这样说着,Steven的手已经抓上了软糖。
意外的单纯。
Izzy看着一脸亢奋的steven,忍不住揉了揉那头金发。
一旁的Axl瞪大了眼睛。
“好吃!你们人类的美食可太了不起了!”Steven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这倒是。”Izzy点点头。这时,洞穴里传来slash的惊呼。
看来是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
但是又不能突兀的闯进去,Axl叹了口气,小王子对外面的世界可是非常好奇的。
十分容易讨好的巨龙用崇拜的目光注视着Izzy:“你可太酷了,还有貌美的公主和你私奔,要不以后我跟着你们混吧!”
“你解释一下他很酷以及公主跟着他私奔这两件事?”Axl用一种饶有兴致的态度来问话。
“他是弑神者的后代,而且看起来很深沉,他还能拐跑真正的公主,关键是,他有那么好吃的糖!”Steven搭着Izzy的肩:“我要和他做朋友。”
“你再说一次我是公主,我就把你打死。”Axl忽然很生气的样子。
但是Steven知道自己的力量比眼前的人类强大很多,他可不会因为对方是人类就让着他,但是碍于这个黑发猎魔人...
这时候,那两个人总算钻了出来,虽然龙的洞穴内部无比庞大,但入口并不大,主要是为了掩人耳目。
slash告诉了他们湖之仙女的事情。
当然,不止有仙女为人类赐下祝福,很多从性征上看是男性的神明也会为人类赐下祝福。
“你说这会是你们家族的人吗?”Axl看着水晶般书页上的Paul,戳了戳Izzy。
Izzy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
“你要是能把你的血借我一点...我能试着推断一下,我这里有一份远古弑神者的血液。”犹豫了一下,slash还是说出了这句话。毕竟远古弑神者的血液可是非常珍贵的藏品,但也不是所有弑神者都这样,比如名为“KISS”的巫师团体,他们甚至把血液装在水晶瓶子里卖出去,当然,他们在自己的国家有许多狂热追随者,血液绝不愁卖不出去。

强行把虫团拉出来

最终,slash得出结论,一定是那个神通广大的仙女用幻术混进了王宫,然后把她最好的祝福赐给了名为Duff的男人。
“你知道吗?上一次我见到有仙女不留姓名的把祝福留给人类,还是很早很早以前。”slash指着书上浮现出的画面:“你看,这是东方来的女神,说实话大家不太喜欢她,但她确实把祝福献给了我们土地上的人。”
那上面有一位很抽象的女神,她踮起脚,亲吻一个男人的额头。
看不出那男人是谁。
“这是最早的猎魔人,也就是弑神者。”slash低声说道。
Duff第一次知道,远古的时候,这批看起来与人类无异的猎魔人有这样可怕的能力,他们撕裂空间、扭转昼夜,他们活着的时候,无数神明的血液染红了山川与河流。
“这个男人是真正的弑神者,他叫John Lennon,他和他的猎魔团在当年所向披靡。”slash指着那个只有轮廓的男人:“可是东方的女神用奇妙的法术迷惑了他,让他变得越来越奇怪,以至于后来他们的猎魔团解散了,而他在几十年后被一个人类杀掉了。”
“这个团队不会还有人活着吧,说不定是Izzy的祖先?”Duff抬头看着那再次变换起来的画面。
一个有着无辜的大眼睛的男人出现在书上。
“Paul McCartney,猎魔团最强大的人,论血统天赋可能不及Lennon,但是他掌握着强大的魔法,既是猎魔人也算是巫师,而且,据说到现在还活着。”
“看着很善良的样子。”Duff认真的评价:“还很可爱。”
“可爱?你喜欢这个样子的人类?”slash问道。
“不不!你为什么觉得可爱就是喜欢的意思?”Duff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把可爱这个词说给slash听。
事实上,龙族很少听到有关“可爱”的词汇,从古语到龙语到现在的语言,这个意思的词汇总是稀缺。
slash对可爱倒也没什么看法,毕竟他希望自己是一条很酷的龙,而不是“可爱”的龙。要是哪个人真的觉得他可爱,那一定是爱上他了不会有错。
然后Duff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

我爱sluff,不明攻受,兄弟情吧

而现在Duff感觉浑身难受。
两根手指正放在他的腹部。
“嗯,有感应,应该在这一块了。”slash把手指往下移,指尖划过Duff肌肉之间的沟壑。
“那个...”Duff深呼吸,看着一脸好奇头发几乎扫到他胸口的slash。
“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吗?这个药水应该不过敏才对。”slash解开Duff的裤腰带:“马上就好了。”
更糟糕了...Duff用胳膊遮住眼睛。
“等等,我这样是不是不对?”slash回忆了一下书籍上对于人类王国的记录,这样扒人衣服似乎并不礼貌,他赶紧松开手。
“不不,你还是尽快找到那个记号,然后我就能穿上我的衣服了。”
“其实这个用小法术就可以解决,比如我,我的衣服就是幻化出来的。”slash展示了一下自己精美合体的衣服。
“这是假的?”Duff难以置信的摩挲着slash的袖子,那是很真实的布料的触感。
说着,slash身上的衣服开始消失,他露出锁骨,腹肌,漂亮的胯骨,那凸起的形状像是画上人鱼人身和鱼尾的交界处。
以后这就叫人鱼线了,Duff打定主意。
然后slash的裤子似乎也在消失。
“等等!停!”Duff抓住slash的手腕,好像这样就能让他停止施法。
“抱歉,没控制好。”slash冲他歪了歪头。
是的,糟糕透顶。Duff几乎绝望的想着,他觉得这头肤色略深的龙性感极了,同时也非常可爱。
“虽然有些失礼,不过,嘿,显现出来了!!”slash忽然从Duff身上跳起来,Duff发现自己小腹靠近胯骨的地方有个奇怪的图案正在出现。
看久了还有点晕。
“是赐福!而且是真神的赐福!”slash开始在他的古籍里寻找,不一会儿,他掏出一本根本不是书的东西。
看起来是书,但里面没有纸张,只有一层层的,水晶一样的物质,色彩绚烂的符文不断的在上面浮现。
“看,湖之仙女。”slash的语气非常高兴:“她为什么要祝福你?你可以免疫几乎一切对你不利的魔法,你真是幸运。”
“她赐福了我?等等,我怎么完全不记得。”
“她可能在你出生的时候赐福你,也可能是在你满月的庆典上...是满月吗?书上说人类经常在这类时间点举办庆祝活动。”slash看着Duff飞快的穿衣服:“没准你父亲记得。”
“不,不可能,他一直害怕我被邪恶的魔法伤害,还给了我不少护身符,他如果知道,就不会如此担心。”Duff盘腿坐在地上,slash开始思考为什么他的腿比一个人类短,一定化形的时候参照物没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