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之春

《Steven和他的幻觉》

1.
台下的观众在疯狂的嘶吼。
虽然坐在最后,几乎被架子鼓遮住。
Steven Adler还是笑着,充满热情的打着鼓。
他能看到前面的axl和slash,slash的头靠在axl肩上,axl发出他特有的那种嗓音,高到能掀翻屋顶的那种。
自己是怎么认识axl的呢?他看过Hollywood Rose的表演,那个红头发的主唱,还有那个黑头发,满场做跪滑的吉他手,Izzy Stradlin。
他对slash说过这件事,说过那个主唱,当时的slash点了点头,他那头泡面似的卷发扫过他的脸颊,又完美的绕开他嘴里的烟。
看起来对此事毫不在意的slash在看了axl的表演后告诉他,我们应该把那个红头发主唱挖过来。
这显然没有成功,没人能让axl离开Izzy,他们总是在一起。
当然,最后,他们还是在同一支乐队里了;他们配合无间,像是上帝设计了一个完美的音乐机器,又把它拆成五部分。
一旦相遇,他们就所向披靡。
Steven在乐队不算有存在感,嗯...除了和axl吵架的时候。
他们的主唱,axl rose,有一头红色长发,蓝绿色眼睛,好吧这很平常...
去tmd平常,Steven马上否认这个想法。axl rose一点都不平常。
他能从男低音唱到男高音;他能几分钟创造出一大段歌词;他会弹钢琴,这种...似乎有些高贵的古典乐器;他是个男的,但他似乎又比Steven所能看到的东西都刚好漂亮一点...
哦,好吧,演出结束了,Steven坐在角落。
其实Steven一点也不想和身边最漂亮的东西吵架。
可是这美人是个暴脾气,焦虑,敏感,神经质。
至于现在...看看吧,slash正和axl聊天,他总有本事把axl逗得哈哈大笑。
再看看我们的大酷哥Izzy,他也在角落,默默地抽着烟,不过他没带墨镜,那双深邃的眼眸牢牢盯着沙发上的axl。
好了duff mckagan,不要装作研究伏特加成分了,想看axl不如直接看,学学Izzy,拿眼神偷瞄是很愚蠢的...
没错,大家都是那么喜欢axl,Izzy总是哄着axl,如果Izzy真的生气了,他会人间蒸发,每次他回来,axl都会收敛一些,Izzy是能治住axl的人。duff是个好人,他几乎从不与axl争吵,slash倒是会和axl吵架,不过有一次吵架后axl直接跳车走了,这吓坏了slash,每次吵架后,他都会道歉,老天,slash绝对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似乎把本来就所剩无几的耐心都献给axl了。
Steven可不会让着他,该吵就吵,要打架他也不怕。
话又说回来,整个队里,axl真正打得过的估计只有他。
“popcorn?”一个低沉的声音钻进耳朵,打断了Steven的思绪。
axl那双漂亮的眼睛正看向他。
popcorn,这是axl给他起的外号,大概是因为他那头凌乱的金发,女孩们简直爱死这个外号了,她们会拉着他,把他的金发揉的更乱,嘴里喊着:“popcorn”
虽然duff是duffy,slash是slashy,而其他一头金发的人,比如Robert Plant,是“golden gad”...
但有什么能比popcorn更好听,更打动人心呢?Steven也爱着这个外号,它不酷,甚至有点傻傻的,但只要axl用低沉的嗓音喊出这个词,它就觉得心跳加速,一股奇妙的感觉从耳朵传到心脏,那感觉就像...
像什么呢?不像heroin,heroin进入身体是平静的,能带给你安宁与快乐,能驱散灵魂的痛苦;也不像cocaine,cocaine令人兴奋,刺激大脑,让你永远微笑并充满斗志,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缓慢了;也不像ice,ice使人疯狂、易怒,变成暴力狂。
现在可以确定了,axl rose一定是某种新型毒品,他让人快乐,使人期待;他同时伤害着他人;他令人疯狂,又令人平静;人们恨透他了,可是大家又像上瘾那样迷恋他。
“今天表现的不错,老实说,我很久没看见如此清醒的你了。”axl对他笑了一下,他扬起的唇角似乎刺了一下Steven的心脏,这让他想起一件不太好的事,他在吸毒,而且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他打的鼓越来越无力,而且他最近老记不住乐谱。
Izzy扭过头看了他一眼,Izzy也吸毒,但是并没有他的毒瘾大。
“wow,我经常很不清醒吗?”Steven看着slash,slash也吸毒,而且酗酒,甚至有时候他都会劝slash控制点,当然,slash并不会理他,只会很不耐烦的让他滚。
“呃...不管怎么说,你进过戒毒所,我希望你能保持清醒,我们很快要录civil war了。”axl点燃一支烟,他把烟含在那两瓣淡色的唇之间,这是Steven第三十六或者三十七次想咬住那两瓣唇,它们不论是平时还是在台上抹上唇彩时都充满魔力。
等等,civil war?Steven知道这首歌,事实上,他们排练这首歌的时候Steven不在队里,他先是在戒毒所,出来后,axl让他签协议,让他两星期内不要出现在排练地点。
他以为这是axl生气了,而且确实是他吸毒过量耽误排练在先,所以他迫使自己忘记自己的分成变成了15%,并且没有与axl争吵。然后他四处游荡了一阵子,尽量只吸食适量毒品,再后来他回来了,他加入了演出,他根本不知道该死的civil war怎么演奏!!
“嘿,popcorn,不必担心,过两天那场表演不会表演civil war的。”axl把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Steven透过烟雾去看axl的表情,他只是笑着,你不能看出axl的情绪,因为他是那么的喜怒无常。
两天,而他几乎不知道什么civil war,不过axl说不会演唱这首的...
那么...他走的这阵子,是谁和他们排练的civil war呢?
这非常明显,他们找了其他鼓手。
well,很好,一个新鼓手。
Steven不记仇,对他人的恶意也不太敏感,但是这件事可太过分了。他们可是一个乐队的,他们刻意支开他,和新的鼓手一起练新歌...
slash没有为他说话,那duff呢?估计也是默许了这种做法...Izzy?Izzy才不会因为他而得罪axl呢。
于是Steven走了出去,他迫不及待想来点“东西”,用来压制自己,避免自己失控。
上帝从来没有眷顾过他,他没有axl那天生的嗓子,没有slash的吉他天赋,没有Izzy的创作灵感,duff会唱歌,而且人缘很好,不像他...
他的童年不也不怎么样吗?他不也很小就出来混了吗?为什么他什么也得不到呢?
“hey”Izzy不知何时追了出来。
“哦,Izzy,怎么了?”
Izzy用那双深色的眼睛盯着Steven,欲言又止的样子。
“嘿,Izzy老兄,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对了,你有货吗?我觉得我...”Steven觉得浑身发痒,若有若无地无力感提醒着他,如果不能来一针,他一定会失控的。
Izzy愣了一下,他卷起袖子,他的小臂上用绷带绑着针头。
这家伙永远带着调配好的注射液,Steven非常感激的看着Izzy。
“Steven...我是想...我可以和你一起练习civil war。”
“哦?别提那事儿了,现在,我们找个地方,把这驱散烦恼的良药扎进身体,来吧Izzy,没什么比这更重要了。”Steven给了Izzy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们躲在Izzy家里,Izzy有自己的公寓,虽然看起来很混乱,不过Steven觉得这儿棒呆了,Izzy有各种好货,纯度很高,从鼻吸的crack到白色的heroin,应有尽有,当然还有棕褐色或是粉红色的不纯的货,不过那些Izzy才不会给他呢!
看着Steven的瞳孔放大,眼神涣散,Izzy就知道,他已经沉浸在虚幻的快乐中了。
这当然不是什么好事,甚至Izzy自己也有了戒毒的想法。
他该怎样说服Steven戒毒呢?没有理由,傻子都能看出来,axl在排挤Steven,slash在他难得的清醒的时间里丝毫不打算得罪axl,duff对此似乎没什么看法,他使自己看起来像是为了要和伏特加结婚而无暇思考这件事。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