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之春

【随手写一个】R麦R,不明显

ooc
新人,可能有一些梗来自其他大大

今天下午是有阳光的。
这是距离那次爆炸后一个星期的某一天。
莱耶斯不喜欢记日期,这没有任何意义,还浪费时间。
但是这几天他记得非常清楚,从那场爆炸后,他觉得每一天都变的很漫长,大概是因为一直在他身边吵吵嚷嚷的家伙不见了。
那家伙...嘿,谁管他啊。
虽然这样想着,莱耶斯其实是很担心的。
不对,谁担心他...莱耶斯把咖啡喝完,杯子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加比?那个五美元的马克杯得罪你什么了?”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没错,该死的杰克·莫里森。
某种角度来说,他是莫里森的上司,但其实他们不属于一个组织,杰克他们在守望先锋,一个一听就充满正能量的守护世界的组织。
而他,他属于暗影守望,一个专门帮正义的组织处理脏手活的部门。
毕竟正义需要流血牺牲,守望先锋既要尊重人权不造成伤亡又要处理许多法律阴暗面的事,这明显不可能,所以有了暗影守望,一个存在在阴影里的队伍,里面所有人都曾是亡命之徒,他们的履历并不光鲜,但是又都很有用,都是“比正常人厉害得多的疯子”。
他们做出牺牲,却不被认可。但这根本无所谓,大家都是活了今天看不到明天的人,谁也不指望万人敬仰。
之后出了一个意外。
这个疯狂而危险的组织多了一个奇怪的家伙。
他穿着上世纪的牛仔套装,长裤、披风、有马刺的小皮靴,还有一顶蠢透了的帽子。
至于他腰上闪闪发光的金色腰带,这就更没什么可吐槽的了,很俗,很诡异,反正丑极了,对于莱耶斯来说。
如果只是衣着奇怪也无所谓,暗影守望不缺怪胎,只是这个家伙满脑子正义,热心肠,富有爱心,遇到小猫小狗的也会关心一番。
无药可救,他该在监狱里待到死。
那么他为什么留下来了?因为他未成年?不不,他是犯罪组织死局帮的王牌,是通缉犯,他犯的罪够他在监狱里待一辈子。那就是他那双眼睛?更不对,他不过是有一双闪着蜜糖色光的棕色眼睛,看起来湿漉漉的...得了,他这么多年遇到过多少人,那些女人小孩的眼睛比那个小牛仔好看多了!那是...他对着自己说话的嗓音?好吧是很好听,但是那种烟酒嗓只有小姑娘才喜欢!那是为什么!!莱耶斯烦躁的皱起眉,自己就不该在莫里森的劝说下脑子一热把他留下来!绝对不该留着他,还当他的长官!
“加比?你这样杀气腾腾的看了我好久耶...”莫里森在莱耶斯眼前挥了挥手,莱耶斯才反应过来,好吧,他又在想那个浑小子,他想了一星期,似乎闲下来就在想他...该死的。
“抱歉莫里森,但是我很烦躁...”
“好了我都知道,我是来告诉你zheng府准备把最先进的机械假臂投入使用,最先给我们带来了一只,就是给麦克雷用的。”
好吧,好消息。
面前那个蓝色眼睛的指挥官还不断的介绍着这只机械义肢的优越性。
“对,也许它很好,比人手还好用。”莱耶斯不得不打断他:“但那是机械,冰冷冷的,和一直当我们对手的智械没有什么区别。”
“呃...但是我们的小牛仔会接受它的,对吗?”莫里森知道一只手对麦克雷的意义,这个神枪手,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左手,就像丢了半条命。
莫里森也很喜欢这个小牛仔,他非常优秀,天赋异禀,就像为了扣扳机而生的。
再加上他优异的外表,对,莫里森几乎可以毫不犹豫地认为他是暗影守望最帅气的家伙,嘴巴像摸了蜂蜜,那双狗崽般的棕色眼睛更是让人喜爱。
他绝对不希望这个未满二十岁的大男孩出事,有时候他太优秀了,表现的太成熟,以至于莫里森都忘记了他还是个孩子,还在长个子,肩膀也略显瘦削。
莱耶斯认为,让麦克雷出这次任务,是他做过的第二愚蠢的事,第一就是把他留在暗影守望这件事。
“谁知道呢莫里森?你为什么不去问他?”莱耶斯没好气的回答。
“因为他看起来和你关系很好...这众所周知!”莫里森似乎为这个问题感到惊讶。
他们关系好?大家都是瞎的吧...莱耶斯决心不去理会,现在已经是下午了,难得没有任务,还不如出去转转,比如去模拟训练中心打打靶。
于是他就走了,丢下金发的指挥官。
莫里森无奈的摇摇头。
今天天气很好,罪犯们也默契的没有露头,完美。
训练场没有人,莱耶斯走到门口,然后他看到了杰西·麦克雷。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小牛仔。
麦克雷剃干净了胡子,面容苍白,这让他本来小麦色的皮肤显得偏白,还是那双深邃的棕色眼睛,澄澈的瞳孔,映着阳光显得很柔和,没有平日的玩世不恭,也没有任务时的锐利锋芒。
看起来像只小狗崽。
那头棕发难得的干净柔顺,整齐的垂在肩头。
他在门外屏住呼吸,仔细看着麦克雷高挺鼻梁两侧的阴影。
他穿着普通的白色病号服,没有叼雪茄,也没有带着维和者。
见鬼的,这真是杰西·麦克雷?
他的左臂并不完整,绷带从脖子上绕到手臂上,肘关节以下的小臂基本都被截掉了。
莱耶斯还记得在麦克雷昏迷过去前,他对自己笑了笑,他说,长官,我的左手还在吗?
他感觉不到他了。
之后他就被插上各种管子抢救。
莱耶斯没什么表情的盯着他的小狼崽子。
其实他感觉左边胸腔有点痛,大概是被爆炸波及了,肋骨有点问题。
绝不是因为麦克雷。
他在病房外待了两天两夜。
完全不想睡觉,才不是因为麦克雷。
莫里森出乎意料的推掉那一大堆工作和文件也赶来了,他也坐在病房前,皱起形状好看的眉毛,一言不发。
莫里森来干嘛呢?莱耶斯很不爽,他的狼崽子对这个指挥官印象很好,正常,谁不喜欢杰克·莫里森呢?温柔大方,善解人意,金发碧眼就差把正义这个单词印在脸上了。
这张标准的美国制造的好看脸蛋很难让人不产生好感。
还有那双亮闪闪的蓝眼睛,麦克雷不止一次称赞过它们。
两个人就这样守了两天两夜。
其实他和莫里森关系很好,完全的互补,安娜甚至调侃他们是天生一对。
而且他们同样喜欢麦克雷,把他当自己的家人养着,就合养儿子似的。
于是现在莱耶斯就这样悄悄的看着麦克雷。看着他端起一杯黑色液体...
“麦克雷?”他不打算继续沉默了。
“加布里埃尔?”沙哑有不够成熟的嗓音飘出来。
他永远不会好好叫长官,只是现在莱耶斯并不想打他一拳。
“你在喝...咖啡?”
“是的长官。”他忽然用起很生分的语气。
杰西·麦克雷在主动喝黑咖啡。
他在做梦?
“你...”
“我只是好奇你们为什么喜欢咖啡。”麦克雷低下头,这种很苦的黑咖啡只有莱耶斯喝,莫里森喜欢甜食,他会加很多糖和奶精。
这个家伙失去左臂后疯了?
不至于,莱耶斯知道,麦克雷是个心大的家伙,就算是被打断了肋骨被抢走了枪,他也只是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笑着问:“我会死吗?”
那时候这家伙才十七岁呢。
“那个...”也许是发现莱耶斯的眉头越皱越紧,麦克雷接着开口。之后被莱耶斯打断了:“你在为你的左手伤心吗?”
麦克雷眨了眨眼,他的长官似乎在关心他?这真令人开心。
“虽然失去了左臂我很难过...”麦克雷笑了一下:“我曾经还想当个双枪手呢。”
好吧,真是个傻小子。
“那么你究竟在难过些什么?我们已经为你申请了机械义肢,你还是可以当你的双枪手。”莱耶斯很少一次性说这么多话。
“不,不是这样的...我想我失去了一些更重要的东西...”麦克雷不在看莱耶斯。
他看起来像是失恋了。
莱耶斯认真思索着,麦克雷会真心爱上谁。
所有人都可能喜欢帅气幽默俏皮话连篇的杰西·麦克雷。
麦克雷当然也猎艳无数?尽管他还很年轻。
看来得找个人问问,莱耶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一直在为麦克雷而努力的医生小姐,安吉拉。
于是他去了医疗区,安吉拉正在看一大段数据,她迷人的金发有些凌乱。
“安吉拉?”
“莱耶斯?你真是稀客,有什么不能自己处理的伤吗?”安吉拉抬起头。
“这倒没有...我就是来问些事情...”
“那就问吧。”安吉拉依然没有抬头。
“麦克雷...他是不是喜欢上谁了?”
安吉拉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只是觉得不对劲...他看起来像是完全放弃了生命,我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能让他这样....”
“呃...据我观察...他最多喜欢上一个人。”
“谁?!”莱耶斯增大音量,还不小心碰倒了安吉拉的水杯。
他有点激动过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你还是不要知道了...”小机器人开始拖地上的水渍。
表情阴沉可怕的莱耶斯差点掏出了霰弹枪。
“那个...你...麦克雷喜欢的很可能是个男人...”安吉拉发现莱耶斯的视线黏在自己身上,生怕莱耶斯怀疑到自己身上的安吉拉选择先洗脱自己的嫌疑。
“男人?”这倒不奇怪,如今同性恋已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就像一朵花开放了那样平常。
“反正和我还有安娜还有美还有莉娜和艾米莉都没有关系!”
这下莱耶斯的表情更阴沉了。
他的宝贝徒弟,暗影守望最帅的小伙子喜欢上一个男人...而且那个男人似乎还抛弃了他的小牛仔...
莱耶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那么生气。
他的徒弟配得上基地里的每一个人,不论男女,谁让他这么伤心?
然后他想到一个人,杰克·莫里森。
肯定是他,金发碧眼大胸笑的甜。
“好吧,等那个浑小子回来,你多注意他点...”莱耶斯皱着眉头。
“这是当然,不过他已经一天没回来了,你看到他了吗?今天的常规检查还没有做。”
“一天?他早上就出去了?”
“是啊,一大早说是好点了出去走走,饭都没吃。然后到晚上都没回来。”
莱耶斯仔细思索了一下,他是下午见到麦克雷的。
早上他没吃早饭,中午在食堂也没见到他。晚上他就一直坐在训练室的角落,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该死的,那个一顿能吃两三碗的大男孩一天都没吃饭。
他还没到平均体重呢。
他还喝咖啡。
他肯定是疯了。
记得把那家伙绑在刑讯室的时候,他说咖啡就和滚烫的烂泥差不多。
那时候他才十七岁。
原来他真的才那么年轻。
自己太纵容他了,他允许他留头发,允许他不穿作战服,允许他戴着那顶愚蠢的牛仔帽。
可是人只能年轻一次,他和莫里森是改造过的超级士兵,他们已经被剥夺了大部分的青春,通俗的说,他们是国家的物品。
他们不想再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牛仔活成这样。
“你脸色不太好莱耶斯...”安吉拉眨着温柔的蓝眼睛。
“没事,我今天就待在这,我倒要看看那个浑小子什么时候回来。”莱耶斯翘起腿,一副老子不走了的拽样。罢了,反正安吉拉早已习惯了加布里埃尔·从不讲道理·莱耶斯。
至少他不是个坏人,对自己来说。
安吉拉很忙,安娜今天不在,她一个人到处走来走去,过来大概一个小时,莫里森来了。
“杰克?怎么你们一个个都今天来?”安吉拉走向门口,却看到了趴在莫里森肩上的麦克雷。
然后莱耶斯看到了麦克雷,他的瞳孔瞬间缩小。
“杰西,他喝了一大壶浓咖啡,据说他一天没有吃饭,我把他给你绑回来了齐格勒博士。”莫里森扛着麦克雷倒是不太费力,麦克雷紧咬着嘴唇,脸色苍白。
“别担心,他只是胃疼。”安吉拉仔细看了看,一旁莱耶斯快把两条眉毛拧成一团了。
“莱耶斯?你...”麦克雷眨了眨眼:“齐格勒博士,我们去病房吧。”
“在这儿检查也没什么不好的。”安吉拉举起天使之杖,现代医学的高科技产物,带到战场上也很好用。
“啧,我不是给这两个独处的机会嘛。”麦克雷俏皮的闭上一只眼,看起来很轻松,但他的右手臂一直捂着腹部,他肯定非常难受。
牛仔是不会喊疼的。
他连身上中弹都没什么反应,只是用手撑开伤口,取出子弹,抽动一下嘴角。那时他望着远方的夕阳,就像在看风景。
血沿着他的手臂留到地上。
事后莱耶斯给了他一枪托。
很快麦克雷就和安吉拉一起走了。
莱耶斯看着莫里森。
“好吧,你也发现杰西有些不对劲...是吗?”莫里森坐下来:“他像只被抛弃的小狗,你知道,杰西非常坚强,我想不出有什么让他这么难过。”
莱耶斯冷哼一声。
房间的温度开始降低。
安吉拉这间屋子绝对隔音,所以他们打一架也不会打搅到麦克雷。
然而莫里森并不懂莱耶斯这股莫名其妙的敌意从何而来。
“别装了童子军,你是不是拒绝了杰西?”莱耶斯的声音就像在冰块上划过的刀片,非常刺耳。
“见鬼的你在想什么?拒绝?你的小杰西对我干过什么吗?”莫里森被呛到了,他一边咳嗽一边表示震惊,因为永远一张臭脸的莱耶斯露出了那种青春期小姑娘听说男朋友去和别的美女逛街了的表情,尽管他本人意识不到。
“没有吗?我想不出杰西会喜欢上别的什么人还为他伤透了心。”莱耶斯对莫里森的反应非常不满。
“得了加比,你很清楚才对,那是你的男孩。”莫里森用手比划着:“你的,明白吗,他就差把'我喜欢加布里埃尔'这句话刻在脸上了。”
莱耶斯感觉世界观被刷新了。
他是一个严肃、极端的人。
他带领着世界上最危险的一批人在工作。
他是一群高功能反社会的头儿。
他是肤色黝黑的拉丁裔,品味糟糕,不近人情,永远戴着过时的毛线帽。
也许他长得还挺帅,会有女孩看上他,当然身材也近乎完美,但这种满是肌肉的体格明显更吸引女性。
他没有一点,值得被杰西·麦克雷看上。
那可是麦克雷,行走的荷尔蒙,连脚步都在撩人的牛仔,把脚翘到桌子上都能引的美女们惊叫连连的帅哥。
如果他能泡到两三个美人,那么杰西·麦克雷能在同样的时间泡到一整个模特队。
“杰克...这是很严肃的话题...”
“当然,我很严肃。”莫里森努力忍住笑:“他永远缠着你,不是吗?”
“那是他自认为很厉害想得到表扬,但我不认为他有什么了不起的。”莱耶斯回想起麦克雷来炫耀的样子,他几乎可以看到麦克雷身后一摇一摇的尾巴。
“所以你一再的否定他,但他还是喜欢缠着你。”
“这不能证明什么,你是他的长官他更会缠着你,说不定天天邀请你从他的床上醒来。”莱耶斯不屑的哼了一声。
莫里森用咳嗽来掩饰他的笑。
“你笑什么童子军?”
“你该好好问问他加比。”莫里森努力用严肃的语气:“他可是你的小橙子。”
“得了,你说的就像言情小说一样。”莱耶斯别过头,他才不会喜欢麦克雷,那个小他十多岁的男孩...绝不会。
“就算不是这样,你也该好好表扬他,他做的很好,为了救你们那的一个人赔上了一只手,他连喝酒的年龄都没到呢加比,还那么年轻。”莫里森有些凄凉的笑着,仿佛是他失去了一只手。
之后莱耶斯想到刚刚麦克雷的要给他们留下空间。
他们?他和莫里森?
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加比?你一天至少要发二十次呆...”莫里森叹了口气。
“不,才没有!”莱耶斯认真的否定了这个数据。
“你有!我还敢打赌其中十九次你都在想杰西!”
“放屁!”
“不要大声骂脏话加比!”
这时安吉拉打开了门:“很抱歉打扰你们吵架先生们,但是杰西的幻肢痛发作了,你们去看看他并劝说他安义肢吗?”
幻肢痛?
莱耶斯知道那是什么,你的大脑以为你失去的部分还在,那里还会继续疼痛,令人崩溃。
他的杰西怎么运气那么差。
两个人快速休战,一脸担忧的进了病房。
麦克雷一言不发的蜷缩在床上。
莫里森给安吉拉使了个眼色,两人拍拍莱耶斯的肩,同时退了出去。
平时的话莱耶斯肯定要骂他们一顿,他最不擅长说理。
但是麦克雷正用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自己呢...不能怂啊...
“杰西?听说你...”
“幻肢痛,长官。”麦克雷打断他。
“我知道!”总被打断的莱耶斯不耐烦的回答。
“不,你不知道。”麦克雷并没有乖乖闭嘴,窗外银色的月光洒进他的眼睛,看起来很梦幻。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长官,你没有失去过,你不知道。”这句话好像意有所指。
莱耶斯一时间接不上话。
“你明白吗...我又能感觉到我的左手了。”麦克雷甩甩头,月光在他翘起的发丝上弹跳。
“可是...”
“可是我已经失去它了。”麦克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委屈,莱耶斯坚信那是错觉。
“还疼吗?”莱耶斯鬼使神差的问出这么一句。
“疼啊长官,我的左手一直很疼,还有点痒,有时候像在火上烤,非常疼...我想找到它长官...”
“闭嘴,你的左手早就烧成灰了...”
“对的...但是真的很疼...”平日里断掉肋骨一声不吭,被流弹碎片划破肚子也一言不发的牛仔,现在好像带了点哭腔,他分明把手捂在胸口上,那只仅剩的右手紧紧揪住领口的布料,仿佛要把右胸腔的某个器官挖出来。
“所以你应该马上签字同意安装机械义臂,这能治好你该死的幻肢痛,还能让你尽快加入战斗。”莫名的烦躁和心脏的抽痛令莱耶斯有点慌乱,他的大脑告诉他,他正在非常认真的担心这个小牛仔并且想抱一抱他。
“我还会回到战斗的...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对吗,长官。”这小子平时永远也学不会长官这个词的发音,现在倒是一口一个长官,莱耶斯想给他来一拳。
“废话,要不我干嘛把你从监狱里捞出来?因为你有天赋,仅此而已。”这是很莱耶斯的回复,但是他的内心叫嚣着说不是。
这不是理由,至少不是现在的理由...
小牛仔并没有哭,他扇动着翕长的睫毛,没再说一句话。
莱耶斯忽然想起,莫里森说他就差把我喜欢加布里埃尔写在脸上了。
“其实...你这次做的很好...”
麦克雷刷的抬起头,他可以如此清晰的看到那双一下子亮起来的眼睛。
他的狼崽子好像又回来了?
也许应该借机劝他安装义肢。
“所以...你会安上义肢的,对吧。”完全是命令的语气。
“但那会很疼!”麦克雷轻轻勾起嘴角。
“别告诉我杰西小姑娘怕疼,没人信。”
“没事,亲一亲就不疼了。”麦克雷伸手拉住一旁莱耶斯的衣角。
然后被震住的莱耶斯感觉衣领被抓住了。
胆大包天的麦克雷直起身子,把莱耶斯往下一拉,在他的嘴角吻了一下。
然后安吉拉和莫里森冲进来拖走了仍在反应的莱耶斯。
看来今天不会被打断肋骨了...
以及,加比的嘴唇感觉真好...要是他肯剃胡子就完美了。
麦克雷摸着嘴角傻笑,左手好像也不那么疼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