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之春

【忽然心疼】

昨天想了想源氏,岛田家的二少爷,责任重大,身份复杂,哥哥背负着家族使命,整个家族就像一个牢笼。他一直在反抗,源氏不想变成他们希望的样子,他去打游戏,逛花街,染料一头绿毛。有点孩子气的源氏啊,以自己所能想到的去与他所处的环境对抗,父亲也纵容了他,大概因为他不是半藏,不是长子。他可能一度以为他成功了,但是他发现他没有,他所做的一切在大人眼里只是过家家一样的,他还是要学习武术,还是要为家族做出什么。
直到半藏用刀指向他,也许那时源氏终于明白了,他以为自己要死了,他永远也不能飞出囚笼,更不可能拯救半藏。
然而他又没死,半人半机械的活了下来,安吉拉不知道他的想法,他成了新的工具,杀人机器,不被人类信任,也不是智械。好不容易遇到了禅雅塔,才算是感受宁静开始好好活着。
真的可怜啊源氏...太不容易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