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之春

贵团走肾组使我快乐

只不过一点血而已,小小年纪一个人背井离乡的Izzy早就不知道流过多少血了。
那份被密藏起来的血液悬浮在一个金色的圆形小表盘上。
Izzy的血液并没有与其融合,但是二者中有浅浅的金色细线相连。
“这说明什么?”Izzy蹙起眉头盯住那团血液。
“你确实和他们有关系,可能你祖上的某一个人,是这个团体的成员或者他们的后代。”slash又掏出那本奇怪的书:“当年最厉害的猎魔团之一,这两位是主战力,Mick Jagger和Keith Richards。”
“我好像听说过...”Steven听到另一个可怕的猎魔团后往旁边缩了缩。
“他们有什么能力吗?我也能学会的?”Izzy盯着自己的手掌陷入思考。他对复杂的家族史兴趣不大,他只关心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Steven拼命的摇头,示意slash不要把魔法教给Izzy。
“我还有很多好吃的哦。”Izzy转头对着Steven说话。
这下Steven有点犹豫了,在他的三观里,猎魔人就是真正的末日,他们冷血无情,根本不讲道理,对龙族和其他魔兽都是无差别屠杀,所有魔物和异兽都恨不得猎魔人从世界上消失。但眼前的黑发青年明显不是这样的人。
再想想人类的各色美食,巨龙决定从现在开始和猎魔人和谐相处,做异类中的典范。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你不能伤害我,我也不伤害你。”Steven忽然举起手,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拇指:“契约成立。”
“?”Izzy的脸上写满疑惑。
slash赶紧出来解释,这是龙族的契约,因为龙类数量稀少且不喜群居,大多数龙都是独来独往,连朋友都没有。而在猎魔人还十分强大的年代里,哪怕是龙族也不能独善其身,他们偶尔也会寻求其他种族的帮助。但大家都知道龙浑身是宝物,龙的巢穴更是奇珍无数,为了避免被盟友背叛甚至杀害,龙族自己研究出了这种契约方法,以鲜血为引,哪怕没有学过魔法也可以使用。一旦一方违约,他的血液就会立刻沸腾,岩浆般的热度会炙烤他,让他融化甚至升华,确保其真正死亡才停止。
“胡闹!Izzy怎么可能和你建立这种契约?”Axl赶紧把Izzy往身后挡,明明自己是最弱小的,却会下意识保护朋友,对外界的人包括对朋友都算不上温柔友善,内心倒是一片柔软。
没办法,在那样的环境下勉强长大,没有一个别扭的外壳可保护不了自己,Izzy理解这一点,所以每次Axl发脾气也由着他,不与他争论。要是早些强大起来,说不定就能带着Axl逃出来了,他的小王子也不会变成这样。玫瑰长着刺,他会扎伤摘花的人,也会扎伤园丁和夜莺,但他还是一朵骄傲美丽的花,爱他的人不会因此就把他连根挖出,然后对他弃若敝履。
Izzy绝不会这样做。
他轻轻把Axl往旁边推了推,自己站出去:“如果你真的信不过我,那就完成契约吧,我要学到那些技巧。”
“顺路提一句,这个契约某种上更偏向龙族,我们如果违约不一定会死,比如我,我天生亲近火元素,我违约还有可能活下来,人类可是十死无生。”slash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罐酒,琥珀色的酒液盛在他大大的水晶杯里,折射出迷幻的光芒。
他旁边的Duff也举着一个一样的大水晶杯,杯口还镶了金饰。一人一龙以相同的频率往嘴里灌酒。
“别理他Izzy!他们肯定是想害你,他们迫不及待地想把猎魔人杀光呢,你不能相信他们!”Axl看Izzy这个样子也是急了,他最重要的人呢,这是眼睁睁的要被害。
“要杀你们我还费这么大力气?”slash听起来有点惊讶,他觉得他已经尽全力表达善意了。
“我相信你。”Duff把胳膊搭在slash肩上。
Axl更烦躁了,他不知道这对人龙组合刚刚在干嘛,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那就是狼狈为奸。
“嗯,其实就算违约了,只要我不发动我的血脉之力,你就不会有事。”Steven伸出手:“不是我不信任你,但是人类真的太可怕了,何况你还是猎魔人。”
“对猎魔人血统有效?”Izzy把手伸过去。
“有,不过如果你的远古血脉觉醒,效果会变差。”Steven的手忽然变形,手指变长、指甲变得尖利、整个手看起来大了一圈。然后他用长长的指甲划开Izzy的手掌,把自己的拇指贴上去。
Axl看着这一幕,然后拿脚猛踢了一下身边的桌子,接着头也不回的往外跑去。
“他怎么了?”Steven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
Duff表示他也不理解。
Izzy告诉大家,只是因为他不听劝告把自己置于险境,这导致Axl生气了。
“你和他在一起好几年了,一定很幸苦吧。”Steven同情的看来Izzy一眼,把手收回来,Izzy手掌上的伤口已经不见了,Steven的血和他的血也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像是被皮肤重新吸收了一样。
“很神奇。”Izzy端详着自己的手掌:“我从小就有很强的自愈能力,看来也和血统有关。接着,他看着slash:“我也要和你成立契约吗?”
“不用了,现在问题是,猎魔人的传承很奇怪,并不是写在任何东西上的,我发现这团血液时无意中接触了你们的传承,在一个黑色的匣子里,一打开就有一道金光击中我,然后我脑子里就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符文和攻击模式,当然我没法学,你们并不靠咒语和自然之力,你们的血液里有某种奇妙的力量,你现在只是需要打破‘限制’,然后我再把战斗时那种调动力量的感觉教给你。”slash一口气解释了一大堆。
“怎么做?”Izzy本来打算好好学习的,没想到根本没有东西可以给他学。
“当然是直接传递记忆,你怎么这么愚蠢啊。”Steven好奇地对Izzy眨眨眼睛。
然而Izzy并不知道直接传递记忆是什么样的。
知道对人类解释这些没有什么意义,slash选择直接行动,他走近Izzy:“你相信我吗?”
Izzy郑重的点点头。
“过程对于人类可能有点奇怪,你忍着点。”slash说完后,仰起头,把自己人形状态下丰润的嘴唇印在Izzy唇上。
“哗啦”一声,是Duff把水晶杯摔在了地上,他的手还维持着举杯子的状态。
slash一只手撩开自己乱蓬蓬的黑发,用略带责备的眼神看了Duff一眼,看来他挺喜欢那一对杯子的。
然后slash撬开Izzy的嘴唇,他略微偏过头,错开Izzy高挺的鼻子,接着伸出舌头,先是轻轻碰了Izzy的舌尖一下,确认Izzy没有抵抗后,他加深这个吻,用自己的舌缠绕Izzy的。一开始完全愣住的Izzy开始下意识的回应,他们发出黏腻的水声,喉结随着吞咽动作移动。
大量的记忆涌入Izzy的脑海。
“这是什么意思?”Duff感觉他不能控制好自己的面部表情。
“记忆传递,很省事的,能直接把调动体内力量的那种感觉传递过去,一般学习魔法和战斗技能时遇到困难就会用这种方法灌输知识,效率很高,不是所有人都会有的哦。”Steven看着slash一脸自豪,仿佛在说:我朋友厉害吧!
现在Duff觉得自己也应该试着学习一下魔法了。

评论

热度(5)